首页 » 虚币市场 » 从逐利到协力 DAO阻且长

从逐利到协力 DAO阻且长

加密世界的进化史是一部热点轮动史,当DeFi、NFT和GameFi逐渐不再性感时,DAO(去中心化自治组织)来了。

ConstitutionDAO是引爆这波DAO浪潮的主力,虽然没能成功拍得美国宪法副本,但许多参与捐款的用户选择保留用ETH兑换来的PEOPLE,以DAO的形式继续其他事业。这种去中心化协作的方式,很快激起共鸣,效仿者接踵而至。

几天后,打着「释放暗网『丝绸之路』创办人Ross Ulbricht」 旗号的FreeRossDAO出现了。该组织募集了2836.637 ETH并为捐款者发放FREE通证,在拍得Ross Ulbricht发售的原创艺术品NFT(非同质化代币)后,社区宣称将用剩余的1390 ETH继续为「释放Ross」的终极目标而努力。

炒作风险立刻显现。FREE在冲高至0.015美元后快速腰斩,一批追逐者资金受损。这样的项目正在折损DAO的真正价值。

当然,真正的「去中心化自治组织」在目前的区块链和加密世界中知易行难。

以DeFi应用的治理型DAO为例,持有治理通证的成员权益主要体现在发起提案和投票,具体执行还得由中心化的开发团队完成,DAO成员缺乏全方位行使治理权利的能力。此外,由于缺乏完善的协作框架和协作工具,DAO的整个决策、执行和激励端都会存在独断、不透明、成员间沟通不畅等问题。

在DAO领域做研究的先知实验室认为,DAO在实际运营环节中应划分明确的组织职能架构,制定激励体系、淘汰机制等,并开发相适应的链上协作工具,细分职能「岗位」,并通过激励措施实现高效协作。

加密世界对去中心化组织心驰神往,但「DAO」阻且长。

「募捐式DAO」走向炒作中心 

不久前,ConstitutionDAO给加密世界带来了一个宏伟叙事,它希望集结People(人民)的力量,共同募资来竞拍美国宪法的副本之一,任何人都可以向指定地址发送ETH成为捐献者,相应地,捐款人可以以1ETH:100万PEOPLE的比例获得PEOPLE通证。

在不到72小时,ConstitutionDAO从17437位用户那里筹集了11600 ETH,价值约4900万美元。遗憾的是,这次竞拍以失败告终。随后,ConstitutionDAO开放了退款渠道。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,PEOPLE在价格市场引人注目,「持有者」看到了市场共识, 一度决定以DAO(去中心化自治组织)的方式继续讲故事。

ConstitutionDAO一呼百应式的现象将DAO概念推至高潮,尽管尚不清楚PEOPLE的持有者们还能拿它做些什么,但加密世界向往去中心化自治的嗨点又一次被戳动了。

几天后,加密世界里以「募捐」、「拍卖」为目的的DAO又贡献出新剧情。

12月2日至8日,身陷囹圄的暗网「丝绸之路」创办人Ross Ulbricht 在NFT 市场 SuperRare 启动了一次艺术品拍卖。这些艺术品由Ross创作,在支持者的帮助下铸造成 NFT (非同质化代币)形式。拍卖所得将用于筹建慈善基金,为其他犯人及其家属提供帮助,还将用于资助一个信托基金,以帮助Ross提前获释。

暗网「丝绸之路」售卖的各种非法物品接受比特币支付,Ross在加密世界享有一定名气。有心人开始闻风而动,一个以「Free(自由)」为旗号的新组织FreeRossDAO出现了,发起人不明。

FreeRossDAO官网页面

FreeRossDAO的第一目标是拍得Ross的NFT,并宣称更大目标是推进监狱改革、释放Ross。

这个项目很快吸引了大量关注,包括加密业专栏Bankless 创始人David Hoffman在内的圈内KOL表达了支持。最终,FreeRossDAO募集了2836.637 ETH,并按比例向捐款者发放FREE通证。

ConstitutionDAO竞拍美国宪法副本失败,而FreeRossDAO则以1446ETH拍下Ross的NFT,剩余1390 ETH被注入FreeRossDAO 金库,并宣称继续以DAO的形式为「释放Ross」的终极目标而努力。

一场号称去中化的募资想要撼动法律的执行,听起来十分幼稚,但故事的蛊惑性十足,打着DAO的名号,再加上有利可图的加密资产,炒作的因子不安起来。

要知道,ConstitutionDAO目标折戟,但PEOPLE价格不降反升,一度涨至0.181美元。啥概念?当初捐1 ETH,换来的PEOPLE能换回超过45 ETH。「募捐式DAO」有超高的回报率先例,FreeRossDAO的募资就轻松许多。

但逐利带来的投机性风险立马显现。12月16日,FREE在上线交易后一度冲高至0.015美元,然而,炒作获利者快速抛售筹码。第二天,FREE便跌至0.0075美元左右,直接腰斩。这个DAO的故事里,一定有人受伤。

在社交媒体上,无论是PEOPLE还是FREE,成立DAO的目标不是话题,讨论价格的人明显更多,DAO越来越像ICO(首次代币发行)的变种,只是募资不再仅凭一纸项目白皮书,而是画了一个令人血脉喷张但难以实现、执行模糊的目标。

谁又在意这个目标呢?一级市场募资、二级市场变现才是真正的目的。两个DAO如何实现他们各自的理想,都没有具体可行的方案。

今日之DAO何成ICO变种?

为什么一些DAO走向了ICO甚至庞氏?因为炒作正在模糊DAO的真意。

DAO概念最初于2013年被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提及,它的全称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,译为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。

这个概念理解起来不难。正如投资机构Scalar Capital联合创始人Linda Xie的解释,DAO是一个围绕任务组织的团体,该组织通过区块链,协调并实施一组共享规则。定义中,「去中心化的」说明它注定是反垄断和统治的;「自治的」是因为它基于智能合约,这些智能合约本质上是运行在公链网络中的应用程序;「区块链上」决定了它的透明和公开;「围绕任务」说明组织成员会有计划地达成某种特定目标。

几乎所有的去中心化项目都可以泛指为DAO,包括比特币、以太坊,以及Uniswap等DeFi协议。由于加密世界赛道和场景繁多,当前已经衍生了许多种各具特色的DAO。 

Uniswap治理页面

典型的有Uniswap、Compound这类协议治理型DAO,它们经常会通过投票的方式来决定Token分配,决定流动性资金池、质押收益池以及应用功能的部署等问题;还有投资型DAO,比如GameFi打金公会Yield Guild Games(YGG),DAO孵化器MetaCartel DAO,它们是以投资为导向的DAO,成员们通过协作获得收益并进行分配;此外还有Flamingo DAO、Pleasr DAO等专注于NFT收藏的DAO;也有媒体、社交、人才招聘等垂直应用型DAO。

尽管加密世界的DAO各式各样,但发展早期呈现出不成熟特征,与理想中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相差甚远。以链上去中心化应用的治理型DAO为例,大多数DeFi项目都发行了治理通证,但绝大多数项目的开发迭代仍依赖于创始团队。此前,Synthetix创始人Kain将决策权下放至委员会,但后续出现了许多问题难以解决,原本已经退出决策的创始人不得不回归项目,继续领导。这导致多数项目在开发上仍存在中心化主导局面。

DeFi的社区治理也暴露出一些不那么去中心化的现象。此前,借贷协议Venus某个已经投票通过的提案,被官方团队动用开发者权限一键否决了。

此外,普遍存在的情况是,多数持有治理通证的DAO成员缺乏行使治理权力并为项目提供贡献的意识,使得DAO组织呈现松散懈怠的状态。区块链研究机构先知实验室认为,这主要是由于社区对DAO的重要性并不能完全理解,「越是在fomo情绪浓的市场当中,用户教育成本也越高,这意味着大量用户并无充足耐心理解DAO的重要性,也导致用户对去中心化自治的兴趣不足。」

综合来说,DAO由于去中心化的自治和协作,不可避免地导致组织效率低下,沟通和协作成本过高,这就导致DAO很难以完成一些复杂事项的协作;同时,DAO的组织形式并没有法律法规上的依据,DAO的权利和义务也没有得到充分监督。

当前,无论是最近火热的ConstitutionDAO,还是Uniswap等已经出现许久的协议治理型DAO,都进入了发币募资后DAO执行不理想的瓶颈。当群体的力量仅限于提供资金而不事必躬亲时,现行的DAO距离理想的「去中心化自治组织」还道阻且长。

DAO落地亟待职能细分和「高级协作」

在先知实验室看来,DAO的未来有着充足的想象空间,它具备自主性,任何确定的规则均基于去中心化系统自动执行,不以个人意志转移;它足够去中心化,任何发展决策均基于去中心化生态,公开透明,公正公平。

但DAO的愿景想要充分落地,必须像所有成熟的组织一样,划分明确的组织职能架构,制定激励体系和淘汰机制等制度化内容。更重要的是,由于DAO运行在区块链上,也需要在链上开发完善的协作管理工具。

先知实验室按照协作复杂度将DAO分为初级、中级、高级三类。

初级协作需求主要包括捐赠、众筹、团购等。这一点已经很容易实现,ConstitutionDAO就是一个例子。中级协作的需求主要是针对单个项目的公投系统,涉及到参数变更、金库管理等,典型的例子是DeFiDAO、公链治理委员会等;高级协作则主要存在于公司型自治组织、Crypto社区等,比如由DAO发起的初始项目,开放且去中心的开发者协作组织等。

当前,市场已经出现了许多类型的DAO工具,比如用于管理社区金库的多重签名钱包Gnosis Safa,链下投票平台Snapshot,用于讨论治理建议的论坛Discourse,跟踪社区参与和奖励活跃成员的平台SourceCred,创建和跟踪链上治理委托的Sybil平台等等。

不过,在专业开发者看来,大多数DAO工具还是仅针对一些较为简单、单一的需求,如投票捐赠、资金管理等,难以处理高级协作需求。当协作框架和协作工具不够完善时,DAO的整个决策、执行和激励都会存在断层和沟通不畅的问题。

先知实验室以创建一个初始的DeFi项目为例,做了一个详细的DAO组织架构划分(下图所示),从中可见,其基于决策层和执行层建立架构,细分了团队运营决策者、技术决策者、市场运营决策者、产品经理、项目经理、UI设计师、技术开发人员等多个具体的职能「岗位」。看上去,这像是一个极其细分的中心化技术公司的架构,但值得DAO用以借鉴,进行分工,以更高效地实现目标。

DeFi项目职能划分示例(图源:先知实验室)

基于链游Axie Infinity衍生的YGG链游公会在这方面进行了一定的探索。社区制定了一个包括技术实现、产品与项目、通证分配、治理结构的主架构,并设立了创始人、顾问、国库、投资者、社区成员等多种角色。同时,该公会已经有一套经过试验的激励机制,包括游戏获胜者的奖金奖励、升级和忠诚度奖励、对DAO 管理的贡献奖励、质押奖励等。

一个典型的DAO协作场景是,公会给那些想进入Axie Infinity链游但不愿或没有能力购买游戏所需NFT的玩家提供了借贷通道,玩家可以通过向公会借3只Axie精灵NFT参与游戏进行打金,后续打金收益将以智能合约进行分配,70%收益归玩家,剩余归公会及社区。

同时,针对不同游戏,YGG又发展出更细分的「子DAO」——subDAO。子DAO类似于一个专门的、微型的经济体。每个 YGG subDAO 都经过定制,专注于特定链游的特定活动和资产。例如,将会有一个专供Axie Infinity玩家使用的subDAO,一个专供王国联盟玩家使用的subDAO等。每个subDAO都有不同的规则和条件,但最终仍为「主DAO」贡献收入为目的。

这种按不同业务场景分层治理以实现高效协作的DAO,带来了更深入切实地实验DAO建设的范本,这或许是YGG链游公会能吸引1500万美元风投的原因,资本也看到了DAO的发迹。

在专业观察者看来,任何想要走向壮大的DAO,都应该重视每一名成员的力量,并基于链上协作管理平台按职能分类,按需求分配任务并设立激励机制。这样一来,成员可以有目标地选择擅长的任务去执行,从而高效完成愿景。

当前而言,相对完善的链上协作工具不足,DAO成员的协作和贡献意识仍没有得到充分启蒙。以颇具代表性的Uniswap为例,理论上,每个UNI持有者都是其DAO成员,但它们能够参与治理的方式主要体现在发起提案和投票,具体的执行还需要由专业团队完成,这种形态显然还不是DAO最理想的样子。

可以预见,DAO将资本的加持、从业者的探索下,逐渐走向成熟,这期间,挑战颇多,包括工具开发、成员身份认证、奖励和惩罚机制制定、简化协作流程等,只有这些落地,DAO才能从逐利炒作的项目走向高级协作体。

声明:本文为转发软文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来源:转载。https://www.jinse.com/blockchain/1174378.html

发表评论

8 − 7 =